免费a级毛片

      <track id="nlywv"></track>
      1. <pre id="nlywv"></pre>

      2. <td id="nlywv"></td>

        <pre id="nlywv"><s id="nlywv"></s></pre>
        <pre id="nlywv"><strong id="nlywv"><xmp id="nlywv"></xmp></strong></pre>

        推薦產品

        當前位置:羅茨真空泵廠家   >   新聞資訊   >   行業信息   >   

        中國核電迷局

        來源:羅茨真空泵廠家 發布時間:2015-08-12 13:24 已瀏覽

        10年 前,中國核電發展已確立了“以我為主,中外合作,引進技術,推進國產化”的路線。然而 沿襲國外的版本設計,提高國產設備制造的比重……并沒給中國核電產業自主研發帶來順利的未來。在經歷了長時間的“適度發展”后,中國核電建設已經邁進了“ 積極發展”階段,但在掌握第二代核電技術后,秦山模式幾乎被放棄。第三代核電技術又面臨再次引進的問題。

        巨大的中國核電市場散發出的“磁場”吸引了各方淘金者。一時間,中國核電市場成了世界核電巨頭們的博弈場。

        從2004年至今,中國第三代核電技術的引進工作仍在醞釀中。期間,核電界內部圍繞核電發展技術路線之爭和如何錘煉出中國自主的核電技術的論戰也越來越升溫

        記者 王強

        月30日,正在爭奪中國核電大單的兩家公司——法國阿?,m(Areva)集團法瑪通核能公司(Framatome)和美國西屋電氣公司(Westinghouse)的代表,同時出現在一次探討中國核電國產化的內部論壇上。

        論壇結束后,兩位對手匆匆離去。西屋電氣技術轉讓與國產化經理馬克不愿就記者的提問發表任何言論。已走出報告廳的阿?,m駐華副代表陳亞芹面對記者的采訪情緒激烈,一改剛才發言時的溫和。“事情很復雜。”她說罷,即加快腳步離去。

        顯然,中國政府有關加快發展核電市場的政策刺激著這些國際核電巨頭們的腎上腺,這也使得一再推遲的中國第三代核電招標變得更加敏感和迷離。

        3月22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原則通過了由發改委主持起草的《核電中長期發展規劃(2005━2020年)》。不論是法瑪通還是西屋,都在第一時間獲知了這一重要新聞。

        當天的會議聽取了國家發改委關于核電中長期發展規劃的匯報。會議明確,積極推進核電建設,是國家重要的能源戰略,對于滿足經濟和社會發展不斷增長的能源需求,實現能源、經濟和生態環境協調發展,提升中國綜合經濟實力和工業技術水平,具有重要意義。

        對 于此前一直爭論不休的技術路線問題,《規劃》要求統一發展技術路線,堅持自主設計和創新, 注重借鑒吸收國際經驗和先進技術,努力形成批量化建設先進核電站的綜合能力;同時全面建立起與國際先進水平接軌的建設和運營管理模式,形成比較完整的自主 化核電工業體系和核電法規與標準體系。

        這份覆蓋未來15年的《核電中長期發展規劃》再次明確,到2020年,中國核電總裝機容量達到4000萬千瓦。

        “這就意味著中國每年需要開工2—3臺百萬千瓦核電機組。”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科技委副主任沈文權對《商務周刊》說,“只有這樣的建設速度,才能保證這一預期發展目標的實現。”

        針對如此巨大的市場,有專家估計,建設中國核電站的潛在價值約為數百億美元。

        4月 3日,另一則新聞使“法瑪通”們更堅信中國政府將在核電建設領域掀起新一輪高潮。當天, 出訪澳大利亞的溫家寶總理和澳大利亞總理霍華德共同簽署了《中澳和平利用核能合作協定》及《核材料轉讓協定》。據澳大利亞官員披露,這個協議約定,中國將 在10年內從澳大利亞進口大約2萬噸鈾礦,相當于澳大利亞目前鈾礦產量的兩倍。如此大量的鈾資源需求,顯然與中國未來15年的核電建設目標有直接聯系。

        當巨大的中國核電市場散發出的“磁場”引來各方淘金者之時,中國自己似乎并沒有完全做好準備。在理論上,圍繞核電發展技術路線問題仍在爭論不休;而在現實操作上,引進招標困難重重,中國自主研發舉步艱難。中國核電發展藍圖仍充滿變數。

        三代技術招標不斷拖延

        2004年 9月,中國第三代核電站的招標工作——浙江三門和廣東陽江核電站核島供貨國際招標 開始,2005年2月28日正式截標,10多家國際核電巨頭向中國國家發改委遞交了核島設備投標文件。初選之后,俄羅斯原子能出口公司(ASE)、美國西 屋電氣和法國法瑪通三家公司入圍。

        這次招標的三門和陽江核電站涉及4座百萬千瓦級的核電機組,總價值據說高達80億美元,此合同亦被業界稱為 “世紀大單”。面對如此一筆大單,競標者們可謂“急紅了眼”。

        在 2005年8月進行的議標第一階段中,俄羅斯由于技術原因出局,只剩下美國西屋和法國法瑪 通。按計劃,2005年10月底就應出臺招標結果,但據說由于美國西屋和法國法瑪通之間的激烈博弈,招標結果被宣布推遲到11月之后公布。但到11月,招 標結果再次推遲公布,至今仍沒有結果。業內議論紛紛,各種猜測和說法充斥坊間。

        陳亞芹的氣憤或許是有原因的,因為近期的形勢似乎越來越對法國公司不利。

        2006年初,有媒體披露,經過18個月的激烈角逐,法國公司贏得這份合同的希望越來越渺茫。盡管中國政府遲遲沒有公布招標結果,但所有跡象表明,法國公司可能已經被淘汰出局。消息一出,3月15日,巴黎證券交易所阿?,m公司的股票即劇跌10%。

        有分析認為,法國希望渺茫的原因,是法國人不愿意全面轉讓有關技術,并要收取高昂的技術受讓方使用費。

        陳亞芹的另一個職務是阿?,m(Areva)集團法瑪通核能公司的新項目業務開發經理,對上述說法她顯然不以為然。在“中國核電國產化論壇”上,這位已經在阿?,m任職15年的中國人第一句話就是:“法瑪通是一家一開始就承諾全面轉讓核島技術的供應商。”

        她重點強調,在中國的三代核電站招標中,法國承諾向中方轉讓EPR的所有核島技術并免收技術受讓方使用費,“如其一貫以來執行的政策”。

        “大家都知道,EPR是目前世界上最安全、最具競爭力的第三代壓水堆,這是芬蘭業主選擇的理由,我們相信也必將是中國業主的選擇標準之一。”陳亞芹說。

        EPR由 法瑪通公司和德國西門子公司聯合開發,屬壓水反應堆,第三代技術發電成本據稱比天然 氣發電還低30%。該反應堆的安全殼具有非常高的密封性,產生的放射性廢料遠少于現有核反應堆。2003年底,芬蘭奧爾基洛托核電站決定采用法國EPR技 術,并簽訂了機組供貨合同。2005年9月正式開工建設,這是世界上第一個開工建設的第三代核電站。

        與自信的法瑪通一樣,美國人對自己的技術推銷也是不遺余力。西屋公司向中國承諾轉讓的是AP1000技術。據稱,通過使用非能動安全系統,“核電鼻祖”西屋公司的AP1000成為唯一獲得美國核管會頒發的最終設計證書的第三代核電站。

        這次中國核電國產化論壇是3月28日開幕的第九屆中國國際核工業展的一部分。在這次展會上,美國西屋公司占據了北京農業展覽館一號館最顯著、面積最大的展臺。

        論 壇上,西屋電氣技術轉讓與國產化經理馬克宣稱,與傳統的壓水堆相比,AP1000可以提供 更簡單的設計,減少了很多昂貴和復雜的設備。他列舉了一組數據,與其他百萬千瓦級的電站相比,AP1000減少了36%的泵,減少了50%的ASME安全 級的閥門,減少了83%的ASME安全級的管道。

        “設備數量的減少,使得廠房的面積也減少。”馬克強調,“尤其是,我們在韓國的成功技術轉讓經驗,可以作為向中國進行技術轉讓的一個非常好的模本。”

        但對于西屋來說,招標中面臨的棘手問題也不少。

        2006年2月6日,日本東芝公司宣布,從英國核燃料公司(British Nuclear Fuels plc,BNFL)手中全額收購西屋電氣的股票,從而完全控制西屋電氣,收購金額為54億美元。

        由于中日關系處于敏感時期,消息一出,國內輿論一時都不看好西屋。

        “出現這樣的問題,當初各方都沒有意料到。”曾擔任中國核動力研究設計院院長和國際原子能機構副總干事的錢積惠對《商務周刊》說。

        西 屋公司副總裁施蒂芬隨即緊急致函中國核電技術公司籌備組,向中國政府表達了對國內兩大核電 項目的投標誠意。施蒂芬稱,東芝公司承諾收購成功后只行使投資股東權益,不改變西屋公司結構,保持管理隊伍不變并繼續加大投入,發展壓水堆技術,遵守西屋 公司所簽訂的所有合同及承諾。

        雖然中國有關方面也公開表示,本次招標不摻雜政治因素,但低谷中的中日關系仍然會是西屋進入中國第三代核電市場的巨大障礙。

        更重要的是,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科技委副主任沈文權指出:“AP1000有些工程試驗還沒做,更至今沒有一例實踐。”

        對 于這一說法,記者在赴四川成都郊區的中國核動力研究設計院采訪期間得到了證實。中國核動力 研究設計院院長趙華向《商務周刊》透露,AP1000的一些關鍵試驗確實還沒做,美國西屋方面已經到中國核動力研究設計院來商談合作事宜,希望由中國核動 力研究設計院幫助西屋進行AP1000的堆內流致振動試驗和反應堆水力模擬試驗。

        中 國核動力研究設計院反應堆工程研究所所長王均也指出,西屋公司與中國核動力院技術方面的談 判已經基本完成,但西屋要求在合作過程中對試驗財務狀況進行審計,理由是美國能源部要對西屋的核電項目進行審計。王均說:“這一點對于核動力院來說是難以 接受的。就此問題雙方仍未達成一致。”

        之所以西屋部分試驗要放到中國來,王均分析,原因在于1980年代“核電蕭條”開始后,美國自己關閉了一批核反應堆試驗裝置,經過20來年的核電低谷,“估計西屋的試驗能力大大減弱。”王均說。

        但西屋似乎成竹在胸。這次展會后,有國內媒 體援引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境外核電設備供應商的話說:中國核電技術引進招標早就有結果了,負責談判的中國核電技術公司已經在1月28日將西屋的方案上報給中國政府了。

        但直到今天,中國三代核電站招標結果仍未公布。一位業內核電設備專家告訴記者,相關報告早就放到國務院相關領導的桌子上了,但現在看來,“中央也很難盡快拍板”。

        令 中央難以定奪的另外一個重要原因是引進的代價問題。采訪中,多位業內人士說,外方要價“高 得驚人”。以芬蘭開工的EPR機組為例,其單位造價為2300歐元/千瓦。我國正在向法國和美國招標建設的第三代核電機組,其價格雖尚未確定,但有專家認 為,不會比芬蘭建造的EPR機組的價格有大幅度的下降。如此高的電價必然形成較高的上網電價。如果是大量引進建設,國家難以給予更多的政策上的支持。

        技術路線之爭

        “我 已經帶上反對引進派的帽子了,有人說我是極端分子。”坐在位于成都市一環路南三段28號 中國核動力研究設計院辦公室里,現在擔任著核動力院名譽院長的錢積惠說,“這完全是誤解,我在國際原子能機構擔任了10年半的副總干事,負責的就是國際技 術合作和援助事務,我怎么會這么愚蠢,一概不要國外先進技術呢?”

        “我反對的是整體引進,反對中國給外國人打工。”錢積惠提高了聲音,“現在要不要核電已不是問題,現在關鍵的問題是通過什么樣的途徑發展核電。”

        錢 積惠注意到,《核電中長期發展規劃(2005-2020年)》一個重點是統一發展技術路 線。在國內目前已經投產及在建的核電機組中,秦山核電站一期及二期均采用了國產二代堆型,三期則采用了加拿大原子能公司的二代半重水堆型;大亞灣、嶺澳核 電站采用的是法國法瑪通公司的二代半堆型;而正在建設的江蘇田灣核電站一期工程,采用的則是俄羅斯原子能出口公司的二代半堆型。正是出于統一堆型的考慮, 中國政府對三門、陽江的核島招標要求是必須采用第三代堆型。

        很多業內人士也認為,第三代核電站招標結果之所以遲遲不能確定,也是因為這一結果將在很大程度上主導中國核電發展的技術路線選擇。

        國家發改委能源局有關人士曾對媒體表示,目前引進第三代堆型是為了避免在今后的發展中再走彎路,是符合中國核電發展整體戰略的。

        長期以來,中國核電界在核電發展技術路線問題上一直糾纏不休。

        1996年, 在由當時國家計委主持召開的全國“核電國產化和技術政策”研討會上,明確中國核 電發展方針是“以我為主,中外合作,引進技術,推進國產化”,其技術路線分“兩步走”,即首先通過中外合作,引進技術,實現百萬千瓦級壓水堆核電機組的“ 自主設計、自主制造、自主建設、自主營運”的國產化目標,逐步建立中國核電技術及管理體系,進而跟蹤國際先進水平,為跨越式發展奠定基礎。

        然 而,采訪中錢積惠認為,過去的10多年里,在國家有關主管部門組織下,國內核電界確實曾召 開過多次關于中國核電發展戰略的討論會議,但“多是集中在當前所謂‘驅動項目’的技術方案的選取問題,即選擇哪一家國外供應商的方案為目標,引進他們的技 術,學會照抄他們的版本設計,然后提高國產設備制造的比重,來實現所謂的核電國產化”。

        2002年, 秦山二期60萬千瓦商用壓水堆核電站投入運營,這座由中國自主設計、自主建造、 自主管理、自主運營的項目似乎為中國今后發展核電指明了方向。當年6月23日,時任國家副主席的胡錦濤在參觀完秦山二期核電站后強調:“核電產業是高技術 的戰略產業,實踐證明,高技術特別是核心技術拿錢是買不來的。要繼續堅持以我為主,這是發展核電的必由之路。”

        此 前的2001年,原國家計委在統一了各方意見后,形成了一份《國家計委關于適度發展核電, 開展核電自主化工作的請示》,上報國務院。2002年底,在朱基任國務院總理的最后一次國務院會議上,這一報告得到了認可,并得到國務院批準,2003年 初以計字2866號文件下發。

        “這 是一份使我國核電發展回到正確軌道上來的指導性文件。”錢積惠評價。該文件明確要嚴格遵 循中央一再強調的‘核電這個高技術戰略產業一定要“以我為主,自主發展”的既定方針,而且明確了今后核電發展的技術路線;“在自主設計制造60萬千瓦壓水 堆核電站的基礎上,利用已掌握的百萬級核電部分設計技術和設備制造能力,以我為主,自主設計,充分吸取國外新近的核電設計制造技術,在對外合作的同時,自 主制造百萬級核電站。”

        2866號文件尤其強調,“在工程設計方面,以中方為主設計,外方提供咨詢服務。”

        錢積惠回憶,當時核電界歡呼雀躍:“核電發展的春天終于來了。”

        2003年1月29日,國務院總理辦公會議原則通過了建設浙江三門和廣東陽江4座百萬千瓦級核電機組計劃。時隔數年,中國核電建設重又開始升溫。

        但圍繞這4座核電機組建設,國內一開始又陷入了技術路線上的紛爭,使得2866號文件確定的方針發生根本性改變。

        以中國核工業集團為代表的一派,主要提倡采用國內現在比較成熟的第二代核反應堆技術。這樣不僅可以提高國產化率、降低成本,也涉及國內產業發展的問題。同時,還能保住已有的核電工業技術隊伍、迅速提高中國核電工業的整體水平,帶動相關產業的發展。

        秦山核電聯營公司董事長李永江認為,通過秦山核電二期工程,創立了中國CNP600這個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核電品牌,中國已經掌握了第二代的核心技術,為增強核電發展的自主創新能力,近期應多發展翻版技術的CNP600型核電機組。

        但以國務院核電領導小組原副組長湯紫德為代表的一方主張“一步跨越”,即直接引進國外最先進的第三代核電站技術。

        2003年, 湯紫德連續在核電業內期刊發表文章,主張“核電要走一條新路子”。湯認為,長期 以來,在我國核電建設中,對執行國家所確定的核電發展方針、技術路線,以及在堆型、容量選擇方面,總是各持所好,從而出現國內核電站機型“五花八門”的局 面,嚴重干擾了我國核電技術進步和國產化進程。

        針對秦山核電二期工程,湯紫德認為,早在秦山核電二期工程立項前后,國家也曾有過類似的要求,曾明確了“以我為主、中外合作”發展核電的方針,甚至根據當時情況,提出了以秦山二期采用的壓水堆機型為“主力機型”,建設一批核電站。

        “以 上目標本應通過秦山核電基地的建設得以實現,但在實施中受到干擾。”湯紫德在《核電》雜 志2003年第二期撰文指出,這不僅改變了已經確定的技術路線,其國產化的比例也從秦山一期的70%減到了秦山三期近乎零的水平,且單位千瓦造價成倍增 長。對于秦山二期2×60萬kW核電站,文章認為,雖然通過建設者們的不懈努力已取得很大進展,但它是參考大亞灣核電站“照貓畫虎”建造的,其掌握技術的 深度和先進性且不說,在對嚴重事故的預防和緩解措施以及防火設計等方面,與國際上新的核安全標準還存在差距,已喪失了作為“主力機型”的條件。

        湯紫德強調,中國核電必須“采用先進技術,統一技術路線”,走“一步跨越”的新路。他比喻到:“不敢吃螃蟹的人,怎能嘗到其鮮美的滋味?”

        雖然業內爭論激烈,但很難說誰到底左右了國家決策。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就在核電界爭論不休的同時,國家突然改變了只選擇外方作為“咨詢服務”合作伙伴的初衷,提出對即將上馬的核電建設項目實行“全廠技術方案、主要系統設計、關鍵設備供貨”的國際招標。

        為 此,國家發改委最初指定由中國技術進出口公司牽頭,會同有關項目單位組成招標團開展工作, 同時明確,招標過程中要全面體現“以我為主、中外合作、引進技術、推進國產化”的核電發展方針。隨后又成立了中國核電技術公司籌備組,全面負責招標工作。 中國第三代核電站招標“大幕”開啟。

        對 于核電技術路線突變的另外一個原因,錢積惠認為,是核電界內部的意見不統一。按照錢的說 法,其實,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和中國廣東核電集團公司都同意要以建成的嶺澳百萬千瓦級壓水堆作為參考電站,基于秦山國產60萬千瓦項目成功的自主設計和自 主建造模式和經驗,并對法國原設計進行適當的改進。但在堆芯設計上要不要改進、能不能改進問題雙方沒有達成統一意見。二者的直接上級國防科工委,也未能使 雙方就此達成一致意見。

        在錢積惠看來,這其實只是一個純技術問題,但最后“這樣一個問題竟然成了一個天大的原則問題”,促使相關決策層作出了國際招標的決定。

        “秦山模式的自主道路被拋棄了。” 錢積惠說。

        核心技術能否買來?

        引進派認為,核心技術是可以買來的。這不僅僅表現在核電技術引進上。“但至少核電技術的核心技術是買不來的,我在這方面有切身的體會。”中國核動力院核動力設計研究所反應堆理論設計研究室主任咸春宇說。

        咸春宇參加過大亞灣核電站的設計工作。據他回憶,大亞灣核島合同由法瑪通中標,其中一部分設計與中國核動力院合作。作為合作用戶,中國核動力院從法瑪通引進了一套設計程序包,專門進行核電站反應堆程序設計。

        “作為技術轉讓的一部分,法瑪通提供了源代碼。”咸春宇說,但這并不意味著中方獲得了法瑪通設計程序中的核心技術。咸介紹說,“因為我們拿到的設計程序包,法瑪通已經做了修改,很多功能被隱掉了,剩下的功能只適用于大亞灣。”

        即使這樣,程序包里的子模塊也還有幾千個,咸春宇稱,要把每個子模塊的功能和它們之間的邏輯關系搞清楚,也是項龐大的工程,如果想掌握并變成自己的東西,必須進行二次開發。

        中國核動力院專門有七八位技術人員一直在對此設計程序包進行二次開發,據說,今年剛剛有些頭緒。

        “中國在類似的技術引進上吃了很多虧。”咸春宇說,這次中國與西屋談判第三代招標的時候,也涉及到很多設計程序轉讓和源代碼的開放問題,西屋很警惕。

        咸春宇提醒,即使源代碼給了我們,外方也會作出很多限制條款,比如只能按照他的程序使用,不能應用在合同以外的其他地方,沒有知識產權,不能轉讓等。

        “他們漫天要價,我們還要受到各方面的限制。”咸春宇說,“這也是我們為什么要強調自主創新的原因。”

        作為中國核動力研究設計院院長,趙華更是感觸頗深。他告訴《商務周刊》,在技術引進過程中,所謂的“技術轉讓”經常是中方引進“黑匣子”和“目標程序”。

        他說:“中方根本沒有權利進行任何改動和進一步學習。”

        由于引進中核心技術以“黑匣子”出現,所以實際上,中國難以通過引進得到核心技術,這背后,即是外方對核心技術的壟斷。

        陳 建廷,秦山二期核電廠原副總設計師,他在接受《商務周刊》記者采訪時指出,在技術學習過程 中,核電工業很難像汽車工業一樣可以通過“反求工程”獲得技術能力的提升。他以核電站最核心的設備主泵為例指出,主泵系統是中國一直難以突破的技術弱點, 在技術引進過程中,外方雖然承諾該項技術的轉讓,但一直是以成套設備引進,并由外方指定的核島安裝公司安裝,而且由于核電站運行的特殊性,中方是沒辦法拆 卸來“反求”技術的。

        核電技術引進派強調,直接引進國外先進技術,可以使中國一步跨到世界先進技術行列,最短時間內實現技術超越。記者采訪中也注意到,其邏輯思路遵循了一貫的假設,即通過引進先進的技術,消化吸收,然后實現零部件的國產化,最后實現自主開發。

        果真如此簡單嗎?

        其實,這一邏輯假設已經被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教授路風在批評中國汽車工業技術引進道路時徹底否定,因為這一假設“完全違反了工業技術進步的實質和特點”。

        路風認為,零部件國產化并不能自動導致產品開發能力的生成,因為兩者是完全不同性質的活動——前者只是在給定產品設計條件下的制造能力,而后者是集成多種技術,設計出新產品的能力。

        “國產化的任何進展都不代表產品開發技術能力的增長。”路風強調,“相反,由引進國外產品技術所產生的零部件國產化壓力,反而使中國企業對外國產品的依賴越來越深。”

        路風進一步認為,技術能力是組織內生的,是經驗性獲得的。而技術能力的內生完全要靠自主開發。多位核電專家也指出,秦山二期60萬千瓦核電站正是由于中國堅持了自主性和局部引進,我們才得到了實踐和技術學習的機會,并形成了中國自己的品牌。

        在這一點上,法國和韓國的經驗值得中國學習。

        中國核動力研究設計院素有“中國核動力的搖籃”之稱,在核動力研究方面起步很早。他們參與的第一艘核潛艇是在1970年下水,只比法國晚一年。但后來中國在核電發展過程中遠遠落后于法國,目前法國的核電裝機容量占到了總電力裝機容量的78%,而中國這一數字還不到2%。

        “法國人很自豪,稱核電是他們最成功的軍轉民工程,不但給國民經濟帶來巨大的推動,而且向全世界輸出技術,成為其國民經濟重大的一個產業。”錢積惠唏噓不已。

        韓國核電起步雖晚,但發展勢頭強勁,在最初引進西屋技術后,目前,韓國已基本掌握了核電的關鍵設計和制造技術,自給率達85%以上,并開始參與國際招標,輸出技術。

        法國和韓國的經驗在于,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建立了一個有利于自主創新的核電工業體系,兩國在核電項目上堅持自主設計和自主開發,選定自己的主要發展堆型后就一直沒有進行更改,而是長期予以堅持。

        自主技術的現實空間

        “為什么我們非要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呢?”中國核動力研究設計院院長趙華對中國引進國外都不曾投入商業運營的第三代核電站技術表示不理解,“我并不反對引進,只是從技術成熟度來看,目前不是引進三代技術的最好時機。”

        有專家進一步擔心,漫長的核電技術引進談判不但會拖延中國核電的發展,而且會使中國已經逐漸成熟起來的二代自主研發邊緣化。

        “令人著急的是,招標談判已經進行了兩年多了,談判難度超乎想象。”錢積惠說,“距離2020年實現4000萬千瓦的目標越來越近,完全依靠引進國外三代技術肯定實現不了目標,要積極開辟第二戰場。”

        錢積惠解釋,所謂“開辟第二戰場”,就是在引進國外三代技術的同時,中國自主的核電站也要加快上馬。

        1970年代初期,我國就開始進行核電的自主研究,并實現了由自主設計30萬千瓦原型堆到60萬千瓦商用堆的跨越,為自主設計、建造百萬千瓦級核電機組打下了基礎。中國自行設計建造的第一座核電站是秦山一期30萬千瓦核電站,并在此基礎上形成了CNP300的自主品牌。

        “中 國通過自主設計和建造秦山二期60萬千瓦核電站后,更進一步奠定了核電自主發展的基礎。 ” 錢積惠說,秦山二期核電站技術方案、總體參數的選定和工程設計都是自主進行的,重大科研開發和實驗驗證依托中國核動力研究設計院。在“以我為主”的前提 下,參考了大亞灣核電站的工廠設計,引進部分設計軟件,設計中的難點采取國外咨詢,核燃料采用國產燃料組件,核電站設備材料盡可能由國內生產,國內尚無能 力加工制造的關鍵設備才采取國際招標采購。

        秦 山二期兩臺機組投入商業運行后,已經安全運行了四個堆年。平均每個堆年的負荷因子為 85.4%。2005年,兩臺機組均無非計劃停機停堆,平均負荷因子達到89%,能力因子為86.7%,達到了國際核電站2004年的中值水平。秦山核電 聯營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永江認為,秦山核電站二期的綜合指標已達到國際中值水平。

        2005年,國防科工委組織的秦山二期工程竣工驗收結論也認為,電站總體性能達到了20世紀90年代國際同類核電站的先進水平。

        李永江指出,通過CNP600這個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核電品牌的成功創立,“不僅使我們掌握了第二代的核心技術,使我國成為具備自主設計建造大型商用核電站能力的國家之一,而且增強了自主發展百萬千瓦大型核電站的信心”。

        2005年,國務院批準了采用CNP600技術的秦山核電站二期擴建工程。李永江在3月30日的“中國核電國產化論壇”上透露,秦山核電站二期擴建工程在2006年4月開工。在擴建工程中,CNP600得到了進一步的優化,技術改進項達到了998項。

        “在國產化方面,設備國產化率將由秦山二期的55%提高到70%。”李永江強調,通過CNP600在秦山二期擴建工程中將得到進一步深化,其安全性、經濟性將得到進一步提高。

        李 永江認為,引進第三代技術既面臨首堆風險(世界上沒有參考堆型),又面臨政治風險,因此中 國目前不宜大量建造第三代技術的核電站。他在不同的場合一直呼吁,鑒于CNP600技術成熟,在場址條件具備后即可開工建設,因此近期可發展一些 CNP600技術的核電站,這樣既可以對CNP600進行進一步優化,增強自主創新能力,又可彌補這幾年核電開工量的不足,有助于4000萬千瓦目標的實 現。

        但采訪中,很多專家都認為,目前決策層給予CNP600的關注并不多,在有關方面把目光更多地轉向引進國外技術后,更不可能給予CNP600更多的工程機會。

        同樣面臨缺少工程實踐機會并進一步提升技術能力的還有CNP1000。

        CNP1000是中核集團公司在CNP600的基礎上開發的國產百萬千瓦級核電站技術,最早由中國核動力研究設計院提出概念,并進行前期的工程試驗。

        “CNP1000還不是三代技術,屬于二代改進技術。”沈文權告訴《商務周刊》,但與國內外同類核電站相比,這個兩代半技術有更高的安全性、經濟性和先進性。

        中國核動力研究設計院副院長張森如介紹,CNP1000的設計電功率為110萬千瓦,投資單位成本每千瓦不超過1500美元。

        記 者在核動力院反應堆工程研究所的核動力研發試驗基地采訪中了解到,包括堆芯整體水力模擬試 驗、堆內構件流致振動試驗等CNP1000試驗驗證已經在基地完成,今年,堆芯旁流測量、反應堆壓降測量、一回路三通管道傳熱試驗和安全殼動態實振試驗等 驗證項目也將相繼在該院完成。

        目 前,CNP1000已完成初步設計,國家環??偩趾税踩行囊餐瓿闪藢ζ湓O計中若干重要安 全方面的審查評價,評價結論認為:CNP1000核電廠的設計是建立在成熟技術基礎上的,在技術和工程上均是可行的;與國內同類核電廠相比 較,CNP1000的設計方案在安全方面的考慮更全面和周到,可以應用于工程實踐。

        在中核集團的推動下,目前,基于CNP1000方案的工程建設項目有了眉目。記者采訪中了解到,方家山核電工程將采用CNP1000方案進行建設。方家山核電工程屬于秦山核電公司擴建項目,與東面的30萬千瓦秦山一期核電站相鄰。

        據本刊所悉,如果順利的話,方家山工程項目編制和送審將在今年11月完成。

        但有業界人士亦較悲觀分析認為,一旦國外三代技術引進后,留給CNP1000的空間和工程實踐機會還會有多大,值得關注。

        上一產品:

        下一產品:陜西公布2939億煤化工項目清單

        相關新聞:
        版權所有 ? 2015-2020 山東精工泵業有限公司 網站建設與優化:賽博瑞斯
        水環真空泵、羅茨真空泵、壓縮機、真空泵機組等產品深受業界好評,山東省政府重點扶持企業,淄博市泵類行業龍頭企業之一
        免费a级毛片
          <track id="nlywv"></track>
          1. <pre id="nlywv"></pre>

          2. <td id="nlywv"></td>

            <pre id="nlywv"><s id="nlywv"></s></pre>
            <pre id="nlywv"><strong id="nlywv"><xmp id="nlywv"></xmp></strong></pre>